首页>器材频道>观点 > 战地摄影师高磊——在那块绝望的土地上(2)

战地摄影师高磊——在那块绝望的土地上(2)

无忌原创
芽芽菜
Nora
2018-06-29



 

  

你接触摄影有多长时间了?


如果从我的第一台照相机算起的话,应该有了30年了。那个时候拍街景和生活比较多,当然主要也拍我老婆。

 


  

当初决定去巴黎学摄影的契机是什么?


我那个时候玩摄影已经很多年了,也买了很多器材,基本上尼康系列都齐了,有些停产的我甚至会通过拍卖买回来,这个时候摄影对我来说变成了收藏,就跟你炒股炒成了股东一样,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。


后来被身边人提醒,我开始意识到这个确实有问题,我最初不是为了买相机而买相机,我是真的想学习摄影,而那个时候也有这个条件,我就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,自己跑出去读书了。

 


  

你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,这是影响你去拍摄巴以冲突的一个因素吧?


其实倒不是说我浑身是胆我就能去了,加沙那地方,你到了那儿,两边的军队不会让你进去的,这个是要动脑子的。


而且在战地摄影师的圈子里,大家都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距:如果在一个战场上有两个摄影师的话,当一个摄影师死亡,活着的那个摄影师,要拍一张他死亡的照片,然后把他的相机和胶卷拿走赶紧撤离。告诉他的家人,告诉世界他是怎么死的,他还留下了什么。

 


  

你去之前知道这些事吗?那个时候是怎么权衡这个东西的呢?


知道啊,那个时候尊严比天还大,实际上到那之后发现其实都不重要了,自己是生是死也不重要了,它只不过是一种存在的形态变化而已,最重要的是让大家知道我是中国人,如果我死了,我是作为中国摄影师死去的,这是多光荣的事,身为中国摄影师的尊严是大于一切价值的,甚至大过生命。

 


  

在加沙的83天,有动摇过吗?


真没有,我来这就是为了拍照片的。以色列的机枪坦克扫射的时候,所有的人全趴在地上,我站在那里纹丝没动,一样按快门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所以当时周轶君(同行的女记者)就完全傻了,她觉得我疯了,我说不是,这个时候如果一枪把我击倒,是我最光荣的时候。

 


  

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英雄主义情怀的人吗?


应该是有,因为从小就受这个教育,雷锋榜样嘛,而且我也知道,如果你要成为一个英雄的话,那你肯定不得好死(笑)。没有一个英雄是年老善终的,他一定是年轻的,壮烈的,所以英雄实际是带有悲壮意味的悲剧性的人物。你想如果我死得很惨烈,我会作为一个中国人被人家记住,因为在那里中国人太显眼了,这样中国的摄影师出去自然会被人尊敬、受人待见。


 

  

亲临战场,经历生死,你觉得自己前后有什么变化吗?


经历了两次生死,我算是彻彻底底放下了,因为我体会到了那些在战场那种很绝望环境中挣扎的人的痛苦,他们每天都要面对死亡,死的还不是一个,是死一片,从无法接受到后来都麻木了,对死亡感到麻木。


所以一个人不管有多么强悍,始终都是渺小脆弱的,任何人都需要帮助,所以身边的人有什么困难,我会义不容辞地去帮助他们,特别是看到弱势群体受到欺压的时候,我依然会愤怒,甚至可能会有过激的一些行为,但现在年纪大了,可能打不过别人了(笑)。

 


  

最近有在进行的新项目吗?


有哇,我最近要把我放下了30年的摩托车重新捡起来,然后横跨中国,把沿途遇到的人和事拍下来,没有固定的主题,我希望就看我当时的心情和感觉去拍摄,我想说话了就会停下来拍摄,不然的话就继续朝前走。

 


  

预计要多长时间呢?


三个月吧,沿着经度竖跨中国哈哈,没有强制性的拍摄任务,如果有同好的话也欢迎一起结伴去旅游!

 

 


 

 

战地摄影
纪实
高磊
猜你喜欢